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洱海之濱的文學之旅 ——2021年全國少數民族作家培訓班側記
來源:包裹大陸 | 李琪  2021年07月07日08:54

6月26日至30日,由中國作協主辦,中國作協創聯部承辦,雲南作協協辦的“中華民族一家親”2021年全國少數民族作家培訓班在雲南大理舉辦。此次培訓包括多場文學講座、先進人物報告會以及現場教學活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從不同角度給予學員們以文學的滋養與啓示。

培訓期間,瀋陽師範大學教授賀紹俊、河北作協主席關仁山以及雲南作協祕書長鬍性能等圍繞紅色文學經典、文學如何表現時代和小説創作技巧等作專題講座。賀紹俊在題為《主旋律創作是一門學問》的講座中,就主旋律文學創作提出了以下幾個觀點:第一,主旋律創作首先要處理好核心價值與人類普遍認同的價值之間的辯證關係,處理好短期的現實要求與長遠的精神要求的關係;第二,因為主旋律創作在思想主題上有所規定,作家們主動將重點放在形式和技術上,因此要提防以形式掩蓋了思想上的蒼白;第三,主旋律創作不能失去作家的主體性,作者要設法把作品主題納入到自己的文學系統裏,彰顯自己的主體性;第四,主旋律創作既要緊貼大地,也要保持距離。有時不妨後退兩步,這樣才能對現實看得更全面。最後賀紹俊提到,要從主旋律的模式化思維中走出來,創作者們不妨重新認識趙樹理的意義,重啓他對主旋律變奏的探索和實踐,在趙樹理創作中止的地方重新出發。

關仁山在題為《文學的社會廣度、人性深度與精神高度》的講座中談到,感時憂國,關注民生是中國文學的傳統,真實地闡釋和表現時代一直是中國作家的追求,因此,生動反映時代的史詩性經典作品才能長久為人關注和閲讀。從這個角度,他提出了新時代史詩建構需要注意的幾個方面:首先是認知、把握和概括新時代,認知的前提是熟悉,把握則需要一定的思維能力;其次,是要擺脱個人敍事的侷限性,讓個人記憶個性敍事獲得現實廣度和歷史深度;再次是要認識到新時代的“新”既有時代特殊性,也有人類精神中的共性和普遍性;四是書寫新時代要把握藝術規律,注重藝術表達,更要敢於觸碰焦點問題,直面現實人生;五是要以博大胸懷去感知新時代,在平淡生活中發現和賦予時代新鮮深刻的東西。

胡性能講授了“現代小説的呈現”。他説,如果我們把傳統小説與當下小説比較,會發現傳統小説更多是用來“聽”的;而現代小説則更多是用來看的。由“聽”到“看”,小説的表達方式已經發生微妙的位移。原本敍事為主的文體,場景的運用已經成為現代小説最常見的方式,視覺的考慮越來越多。受電影和電視的影響,現代小説大多有極強的畫面感。雖然也會注意故事呈現過程中“時間軸”的問題,但現代小説在時空的轉移上已經變得快速而迅捷。並且更加重視讀者的參與和接受,因此在敍事上,現代作家更喜歡採用第一人稱敍事,以拉近和讀者的感情距離。

作為“深扎”優秀作家代表,江西贛州市文學院院長卜利民作了題為《四十年只做一件事》的報告,講述了自己紮根贛南紅土地,長期堅持從事革命歷史題材文學創作的經歷。四十餘年間,卜利民曾三次重走長征路,並走遍江西、福建、廣東、湖南、廣西、雲南等22個省市,採訪了一千多名紅軍戰士及其親屬,創作了長篇小説《少共國際師》、長篇紀實文學《紅軍留下的女人》《紅軍留下的孩子們》《134位開國將軍故里扶貧紀實》等作品。

授課現場

培訓期間,學員們還收看了“時代楷模”張桂梅的英模事蹟報告會錄像,不少學員為張校長的事蹟所感動落淚。

培訓班期間,還舉辦了一場名家對談,麗江市文聯黨組書記、主席魯若迪基與大理大學文學院院長納張元兩位少數民族作家基於自身創作,對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空間展開了探討。魯若迪基以自己的詩《1958年》開篇,講述了對少數民族文學的整體看法。他認為,新中國成立後,在黨的領導下,瀕臨滅絕的少數民族口傳文學得到了搶救和保護,少數民族作家也開始拿起筆來撰寫自己民族的故事。他很關注近些年的脱貧攻堅文學創作,認為少數民族文學創作要深入生活,挖掘和書寫本民族靈魂深處的東西;同時也要向外探測,開拓新的創作領域。納張元則認為,為民族代言,為民族立傳,幾乎是每一個少數民族作家與生俱來的創作理想和創作使命。我們敬重這種責任意識和擔當精神,同時文學創作具有特殊性,好作品也需要充分彰顯作家的個性,作家的獨特個性是作品騰飛的翅膀。

6月29日,學員們來到有着“第三批國家級傳統村落”、“中國美麗鄉村百佳範例”和“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集體”稱號的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進行現場教學活動,重温了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在此關於洱海生態環境建設的重要指示,“經濟要發展,但不能以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生態環境保護是一個長期任務,要久久為功。一定要把洱海保護好,讓‘蒼山不墨千秋畫,洱海無弦萬古琴’的自然美景永駐人間。”

分組討論和交流發言環節,來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的學員文瓊説,這五天的培訓和學習有豁然開朗的頓悟,有潸然淚下的感動。這來自於主辦方的關心支持和工作人員的精心準備;來自於授課老師豐富的創作經驗以及負責任的解疑釋惑;來自於課堂上每一次思想碰撞和精神洗禮;來自於參加培訓的每一位少數民族兄弟姐妹間短暫卻永恆的緣份和情誼。其他學員們也紛紛表示,此次培訓收穫豐富,回去之後要認真歸納吸收所學到的理論成果和精神資源,並學以致用,努力創作出更多具有民族氣息和時代風格的作品。